寒江浸月

武侠风新长篇挖坑撒花(*/ω\*)

看官老哥们求轻喷(*/ω\*)

以下正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入夜。

云稀无风。

茶棚的朱色小旗闷闷地垂下,旗尾被煮茶的热气烘出了些沉重的含意。

也确是意外,本是寒冷的天气,来说书公司里吃茶吹风的听客竟无丝毫缩短的马迹蛛丝。

而是也罢,奇闻诡事之类,只有入夜之后,听来才有趣许多。

而那间铺子里的说书人,卓荦超伦又幽默翩然,讲奇闻异事是地面一绝,自然是不缺追捧者的。

但见他纸扇一展醒木一拍,便不紧不慢地续讲起了明儿早上未完的故事,“上回说到,那秦英豪杀出重围直赴那矿山而去,风过鸦鸣,追兵在后……”

“啊嚏!”

秦海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大喷嚏,震得眼前的火炬都在中度摇荡。

夜幕的矿山极冷,偶有蝙蝠掠过寒鸦哀鸣,更衬得此地阴森唬人。

真是活见鬼了。他心神想着。

若不是说那矿山有黄金挖,他此时铁定在家里跟媳妇儿待着啊。

那群没义气的东西,一听要来矿山,2个个跑得比老鼠还快,可是正是阴冷些,有何样可怕的?

秦海啐了一声,下意识的捏紧了挂在腰间的爱慕伞。

老子才不信什么牛鬼蛇神。

可怕的破玩意儿而已。

“可那矿山呀,中午阴气极重,那秦大侠手拉手就碰见了三朵拦路的鬼火,可谓是不祥之兆,不祥之兆……”

秦海哼哼唧唧地骂着,用衣袖拨去身边燃起的磷火,大冷的天,矿山里的磷还能够因为手里的火把燃起来。幽幽的几抹碧深灰,在夜色冷风之中更显阴诡。

“只听几道铿锵之声,五枚飞镖穿风袭来,皆是带着热烈杀意。”

“不过秦英豪又岂会束手就擒?”说书人一叠纸扇停住了话头,慢悠悠端起茶碗啜了几口,欣赏了一番听客们热切的神色,那才清了清嗓子,再次开腔。“只见她一个纸鸢翻身,易如反掌就躲去了拥有飞镖,再趁势一滚,行云流水地,跃进了乔木丛中,逃离了追兵们的视野……”

黑马有只乌鸦飞过头顶,秦海冷不丁打了个寒颤,握紧了手中的广陵铲。

并非奇怪土崩瓦解。他暗骂几句温馨。

跟着,他轻轻扒开了面前的乔木。

“只是突出其来不知怎么,脚步声尽数消失,竟像是被侵夺一般,秦英雄心中一动,回头望去……”

一双神志溃散的双眼正直勾勾地看着温馨!

此时的秦海决不防备,这一刹那间快要吓没了半条命,以往至少跌出三尺远。偏偏那双眼睛的全数者又站了四起,面朝着秦海的脸。

365bet手机app下载,“那些奇妙的玩意儿,竟在向阳他笑吗!”

笑容空洞,而扭曲。

她的四肢更是奇怪,那架式和角度,根本就不是人得以做出来的。

就像,被生生折断,再用力旋拧而成。

秦海吓得嘴唇发抖,颤颤巍巍地勉强挤出半句话:“你你你你你……你是是……来、来……”

来找金矿的呢?

那人没言语,只是笑,朝着秦海笑。

半晌,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。

“咯咯咯……咯咯咯咯……”

她随即伸出来树枝一样干涸细长的手,对着秦海的脸正是一抓!

“啊——”秦海尖叫一声,匆忙躲开拔腿狂奔,那人竟也动了四起,跌跌撞撞地追着秦海跑,速度甚至还奇快无比。

足跑了快一盏茶的工夫,这脚步声才听不见了。

秦海瘫坐在地。

她想抬头看看跑到哪个地方了,却看见了此生再也不想看见的事物。

那人正居高临下地瞧着她,肉体更为扭曲,笑容特别森寒。

“秦大侠啊,可没有来得及反抗,那只尖利的,跟树枝样的爪子呀,就曾经当胸抓来……”说书人轻摇折扇,连连叹息。

而她的笑脸,也越来越近。

“不要——呃啊——”

萧瑟的,高亢得不似人声的惊呼,猛地撕破了潇湘城静谧的夜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