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夜之歌

夜宴


刚走出更衣室,艾伦(Alan)就观察拉塞尔(Russell)独自站在外围的走道上。他换上了一套全新的黄色礼服,连手套都是粉红色的,唯有腰间别着一柄银闪闪的长剑。亚麻色的头发像是被施加过魔法一样,变得整齐而颇具光泽,看起来英气卓绝。

“哟,这打扮不错!”

艾伦(Alan)一边公告一边向她走去,心里下意识拿他跟几天前遇到的百般圣殿骑士相比较。说起来,那些圣殿骑士即使缠人,至少态度还好。而眼前的拉塞尔(Russell)则不同。从第一次会面初始,对方便从未对团结有过好脸色——虽说他也有些在乎就是了。

“公爵大人派你来指点?”

Russell微微点头,这张白得像是上过蜡一样的脸庞没出现零星波澜。Alan又偷偷打量了对方几眼,探究着回头是不是也该弄件新的夹克。

“告诉自己怎么走就行。”他揉了揉还有些湿润的毛发,回头朝浴室门望了一眼,“这姑娘猜测还有一阵出来,趁这功夫我想……”

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锐响。Alan下意识向前猛扑,在地上翻滚半圈。等他终究回过神来,这才发现到祥和刚刚碰着了怎么着。

颈部前面传来阵阵刺痛,“你这是咋样意思?”Alan阴沉地道。

拉塞尔(Russell)没有应答,只是缓缓举起手里带血的利刃,缓步逼近。

“我们之间没仇没怨,我还救过您一命。”艾伦一点一点朝后挪去,尽可能与对方拉开距离,“倘使我哪个地方得罪了您,我可以道歉,赔钱也行!”

罗素嘴角略弯,似乎是笑了。

“这就拿命来赔呢!”

利剑又四回袭来,可Alan这一次已有了准备。Russell连出三剑,他也连退三步,将对方的攻势尽数闪开。

“就只会说些大话吗,变色龙!?”

Alan嘴上在嘲讽,心中却门可罗雀得特别。他经意到对方动手虽快,动作却有几分僵硬;每招每式都极尽狠辣,却少有浮动。既然如此——

“就凭这一点三脚猫的剑术,想要我的命可难着吧!呆子!”

她大着胆挑衅道,拉塞尔(Russell)果然上钩。他双手持剑,对着艾伦(Alan)的中枢全力刺出。可是佣兵不退反进,俯身躲开这一剑,紧接着脚下一蹬,肩膀撞向对方的心坎。Russell猝不及防,重重地砸倒在地上,长剑脱手而出。艾伦(Alan)也不佳受,肩膀痛得发麻,但依旧抢在对方起身前捡起了剑。

“这下就不分畛域多了。”

Alan笑了。这剑做工不错,平衡感颇佳。他以左手持剑,右手虚握在剑柄上,小心地注视对面的言谈举止。Russell那时也起身完毕,却是从腰后摸出一柄匕首,死死地盯着Alan,目光里透出的已不仅是恼怒——而是仇恨。

至于吗?

艾伦(Alan)不解,但他丝毫无惧。正面交手,自己至少有八成胜算。剑比刀长,这就够了。可惜剑不可能迎刃而解所有题目。Alan告诫自己,可绝对无法在公爵府里闹出人命来。但好歹,他都得出彩教训一下这条变色龙!

Alan瞥了眼对方的站位,突然朝着左前方急速踏出,手中带出一片剑影。拉塞尔(Russell)下意识往斜后退去,可只退了两步就冲击了墙壁,顿时脸色一凛。可Alan已然入手,左臂平挥,长剑直取对方喉咙。拉塞尔(Russell)只好全力下蹲,堪堪避开这一剑——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——然后就被一记非凡的转身踢踹个正着,重重地倒在地上。

“怎么样,小白脸?”

艾伦(Alan)乐呵呵地道,不紧不慢地走着,看着Russell一点一点启程,用力抹去嘴角边的血丝,将混乱的毛发拨回脑后。

他目不转睛着佣兵。

一股难以形容的害怕感觉刹那间将Alan吞噬。身体里的骨头就像没有了一如既往,只剩余无力援助的皮囊。他丢开了长剑。下一秒,身体剧烈的颤抖迫使她一向跪了下去,冰冷的感觉像绳子一样勒在他的脖子上,令她基本上窒息。恍惚中,艾伦(Alan)感到温馨的心里被怎么着重物狠砸了一晃,整个人都朝后倒去。等他意识稍微平复,Russell已经走到她身边,长剑在手,一双冰冷的灰瞳俯视着他。

“你这贱种……”

拉塞尔(Russell)轻轻动了下嘴唇,然后举起了剑。

艾伦(Alan)想求饶,却发不出声音。

“不要!”

您倒是早点开口啊——眼见长剑挥落,艾伦(Alan)只想苦笑。可那剑锋竟然硬生生停了下来,冰冷的金属抵在她的脖子上,吓得她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。罗素(Russell)抬头看着不远处,眼神里带着几分诧异。

“Hill维亚小姐?”

“你在做哪些,罗素(Russell)爵士?”少女的鸣响有些发喘。

她正在谋杀!“只是在消除一些垃圾罢了。”罗素(Russell)轻描淡写地道,面露微笑,“请小姐放心,我会尽快处理掉这多少个对你做出不恭行径的贱种,不会让这对水污染的眼珠子在这世上多存留半刻。”

“不恭行径?”少女的响声听起来很好奇,随后便反应过来,“你的情趣是……”

“我亲眼看到这厮渣从浴室里走出去,”拉塞尔(Russell)略略低下头,像法官一样注视着艾伦(Alan),目光如炬,“别跟自身说您只是进去洗了个澡。”

“这自己还可以怎么说?”Alan大着胆子回了句,接着便发现到对方的剑刃又往下压了零星。

拉塞尔叹了口气,“我真愚蠢,竟在您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。”他作势就要刺下。

“……是让他进去的!”

Russell动作一滞,过了遥远才抬最先来。“我没听错吧,小姐?”

艾伦(Alan)看不到具体情形,只可以揣摸希娅是点了头。“我稍稍……一贯不怎么贫血,体虚……”少女辛苦地编造着,艾伦(Alan)躺在旁边只好干着急,“所以自己让艾伦(Alan)在外边等着。如若自身太长时间不出去……就进去看看。”她咽了口口水,“他只是担心自身。”

Russell沉默片刻,问:“他没做……坏事?”

这回少女摇头——因为过了差不多十年的指南,Russell总算挪开剑锋,后退了两步。艾伦(Alan)缓了口气,从地上爬起来,赶紧跟Russell拉开距离。他用余光瞥了眼希娅。少女只披着条浴巾,连鞋都没穿,光着脚丫站在崎岖不平的地上,脸上还带着浓浓红晕。

拉塞尔(Russell)挪开视线,“小姐,晚宴已经就绪。若您准备好了,请尽管吩咐,我会为您带路。”

“……有劳了。”

希娅虚弱地道,一步一颤地走回浴室。艾伦想去扶他,却被同台寒光挡了下去。“注意你的身份,佣兵!”罗素(Russell)警告道。

Alan盯着这柄长剑。“我会注意的,大人。”他一字一顿地道,面带恭顺,牙齿紧咬。

半刻钟后,浴室的门又一回打开。少女衣衫整齐地走了出来,依然是这副弱不禁风的典范,只是脸上好歹多了几分生气。拉塞尔(Russell)随即迎了上去,“Hill维亚小姐,请随自己来。”他向希娅微微鞠躬,然后伸出了手。

姑娘并未动。“多谢您的善心,我自己走没问题的。”她嫣然一笑着道,“可以起身了啊,爵士?”

“……如您所愿,小姐。”

罗素的脸色微微美观。对此艾伦只好报以偷笑。拉塞尔(Russell)狠狠瞪了他一眼,转身向着走廊深处走去。

希娅也走了回复,“你受伤了!”没等艾伦(Alan)开口,她便绕道他身后,将手按在口子上,嘴里念念有词。Alan只以为一股暖风绕着伤口旋转,不多时便痛意全消。

“魔法确实是个好东西……至少某些时候……”这话可没半点言不由衷。

小姑娘会心一笑。

他们跟着动身,沿着走道直到尽头,爬上螺旋楼梯,穿过一扇八尺高的红木双叶门。门后是一间宽阔的会客室。天花板距离地面足有十二尺高,正中挂着水晶制成的高大吊灯。光线从主旨处的魔法主旨里发生,在水晶上折射出缤纷的情调。地面上铺着一层浅黄色的羊绒地毯,上边摆着一张长方形的黑木餐桌,大得丰裕十个人还要利用。但此刻,桌上只摆了四套餐具,全都由纯银打造,每柄刀叉都光亮如新。

“欢迎您的来临,尊贵的道士。”管家迎了回复。他穿着一身青色的长衣,头发斑白,目光锐利。“请你先入座,公爵大人随后就到。”从头到尾,他连瞥都懒得瞥Alan一眼。艾伦(Alan)知道好歹,没有废话。

管家随后便安排几个人坐下。希娅的职位在主座左手边,能分享到温暖的壁炉,Russell则坐在对面。相比较之下,艾伦(Alan)的岗位则要远得多,差不多接近长桌的界限,只有凉风与他相伴——好罢,他对此正求之不足——但是老天,这晚宴究竟还要等多长时间才能初阶?Alan一边揉着肚子一边想。

像是在答复她的祈愿,门又四回打开,多少个仆人推着餐车走了进入。他们在管家的指挥下,将一盘盘美味端上桌。艾伦(Alan)手舞足蹈地看着眼前堆满了各个东西,有大盘的瓜果沙拉、胡萝卜玉蜀黍粒、切成片的白面包、大块的蜜汁烤鸡、整段的腊肉火腿,还有一大碗插足胡椒粒和培根(培根)的土豆浓汤。最终,仆人们还给各样人送上了一只玻璃高脚杯,在里面倒入了某种紫灰色的名酒,香味扑鼻,几乎让她把持不住。

就在这儿,一个五十多岁的女婿走了进来。他穿着伦德瑞克风格的黑色长衣,体态丰盈,秃顶,胡须剃得干干净净,看起来竟然有点滑稽。Alan赶紧把手缩回,注视着老大男人自餐厅走过,周围的下人们纷纷对其致敬。而他只是有点招手——这拇指上套着个卵石大小的翡翠戒指,Alan估摸光这宝石就充裕买下一整座城堡——示意管家带着仆人们离开,然后径直走到主座前。

罗素(Russell)即刻起身,“请容我介绍。这位就是西境守护者、峡谷总督、维尔城城主马汀·高文公爵。”他转身向着两个人道。

希娅赶紧起身行礼,却见公爵摇了扳手。

“无须多礼,希尔(Hill)维亚小姐。”公爵用低沉的声音道,“您的大驾光临是在下的荣幸。”接着她瞥了艾伦(Alan)一眼。

Alan刚想着也站起来行个礼,突然意识对方的视线里多了略微事物。这种痛感很是熟稔。就在此时,餐厅的大门轰然关闭。Alan忍不住猛打了个激灵。等他回过神来,却见公爵已经移开视线,稳稳地坐在主座上。

“两位久等了,晚宴现在就起来。”等到Russell也再也入座后,公爵举起了前边的酒杯,“遵照伦德瑞克的观念,还请两位客人先为伟大的龙王太岁祝酒。”他用双手捧着酒杯,在前方轻轻摇晃五回,“龙魂不灭!”,他低声念诵道,随即一饮而尽。

Alan学着他的样板把酒喝完。老实说,这酒比她设想的要差了些,又甜又腻,喝完之后,仿佛有什么样事物堵在喉咙里。他四处张望,想找点冷水润润嗓子,却瞥见希娅捧着酒杯,一脸不知肿么办的神气。

“希尔(Hill)维亚小姐不愿为吾王祝酒?”公爵也留意到这一点,扬起了眉毛。

“不……不是的!”少女显得有些胸中无数,“我不会喝酒。”

“这只是个仪式,您只需要浅浅地啜上一口即可。”

“不……”希娅小心地将杯子放回,“我不能碰酒。”她盯着酒杯,像是在盯着某种毒药。

“‘不可能’?”公爵对这个词似乎很感兴趣,“为啥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“既然希尔(Hill)维亚小姐不愿意,这虽然了吧。”Russell突然插嘴,“我想,尽管我父亲在座,也不会为因为一个女孩没有举杯就大发雷霆的。”

希娅用了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他在说哪些,眼睛立刻瞪得溜圆。

“你岳丈?难道你是——”

“请容许我重新介绍,这位是格拉斯·罗普尔殿下,龙王贝伦二世之子,”公爵一脸郑重地道,“亦即伦德瑞克王储。”

“可据我所知,格拉斯殿下在几年前的依姆瑞拉之战中,已经……”

“死了么?”

拉塞尔(Russell)平静地道,倒让希娅有些受宠若惊。然则Russell却笑了起来,“这一个说法并不纯粹。严刻来说,我只是半个死人……”他望着希娅,“想听听我的故事吗?”

二姑娘迟疑片刻,点了点头。艾伦(Alan)自忖没啥发言权,便偷偷捻了块烤肉塞进嘴里。

“每个人都装有属于自己的宿命,而自己的宿命出生的这刻便早已决定。”拉塞尔用这样一句话当做开场白,听得Alan差点噎住,“祖父生前隔三差五提示我,我们的家族依靠智慧与能力来统治这片土地,将秩序与稳定带给其上的国民,以此换得他们的听从,数百年来皆如此。作为龙王之血的继承者,必须随时警惕;对于身上的使命,决不可有零星松懈。”

“我的良师曾说,您的太爷、里卡德三世是位难得的明君。”希娅道。

“祖父睿智而贤明,不过长年操劳国事严重损伤了她的肢体。三十年前,一场瘟疫席卷王都,带走全城分外之一的生命,祖父不幸也在内部,王国因而动荡不安。父王仓促继位,却因为年龄尚浅,未能及时处理好赈灾事务,以至暴露破绽。在帝国南境的流放之地,一群阴谋家趁机发动叛乱,遗祸至今。”

这故事Alan也听过,可是不是其一本子。那一个放逐之地喻为伊斯塔,是个位于龙尾半岛西南的大岛。几百年来,岛上都是一片荒芜,少有人烟。直到差不多一百五十年前,有多少个冒险家在这里发现了几座蕴藏大量原生态魔晶石的矿山,那才引起伦德瑞克上层的注意力。于是龙王们就把国内所有的重刑犯以及“叛党”——紧如若那个曾一度掌权却又因为清廷复辟而被下狱的共和主义者——统统送到岛上做搬运工,管理起来方便省时,每年仍可以额外拿到一大笔物资。没悟出几年过去,这批犯人竟是在岛上挖出了一个上古遗迹,从中学得了某种特殊的炼金技艺。他们蛰伏积蓄了一点年,终于揭竿而起,一举驱走了岛上的王国势力。随后,共和主义者向整个大陆的具有国家都发去了信件,
信上将罗普尔家族称作是“伦德瑞克的全员公敌”,为精晓放那个“惨遭迫害的无辜群众”,重新确立“无上赏心悦目的共和国”,他们将不断进军,直到龙王旗帜彻底倒塌的那一天。

“……依靠这多少个被诅咒的炼金武器,叛军在十年间两度挑起战端,侵吞了百分之百龙尾半岛。可父王却因为瘟疫留下的后遗症,一贯无法专心绪政。”Russell叹息道,“有一天,当自家微服视察王都治安时,听到有人在座谈我的父王。吟游小说家编造出荒诞的歌谣,戏弄他的无力,还给她起了个耻辱的外号,‘断尾的贝伦’。我了然我必须做些什么了。”

“待我过完了年礼,便及时接过大叔的包袱。或许你会觉得我在自诩,但本身的确了然该怎么治理王国。我制定了一整套计划,尽我所能地力促实施。我将王室一半的土地分给平民,并消除全国三年的赋税,以此休养民力。我又采纳诸多行动,吸引北方的商户南下,增进贸易。我还与瑞文兰德的天骄签订了和平公约,终结了多年来的边界争端。八年过去了,眼看王国终于有了复兴的迹象。可叛党们却在这时候聚集了一支部队,对维尔发动了猛攻!”

“因为艾萨克(Isaac)·埃隆深知,如果殿下改正成功,伦德瑞克必将复兴!到这儿,叛军便不再有一定量机会。”公爵接口道,右手一挥,“歹毒的恶棍!女神会唾弃他的灵魂!”

“埃隆将军是个值得钦佩的敌方。”罗素(Russell)认同,“是她手腕稳定了叛党的国势,重建了那只可怕的行伍,还采用了最好的时机入手,以致完全打乱了我的计划——可自己也绝不会将伦德瑞克的前程拱手相让!”他眼神坚定,脸上的神采却愈加疲惫,“我当即集结好部队,星夜驰援维尔,却不知这会是自个儿一世中犯下最大的失实。”

“叛军对维尔的突袭只是佯攻。”公爵替她解释道,“埃隆亲率大军攻城,暗地里却派遣一支奇兵,绕过墨西哥湾湾,秘密逼近到王都依姆瑞拉。殿下率军行至半途方才得知,只得仓促指引少量骑兵回援,好不容易才在王都城外拦住了叛军。双方兵力相差无几,但叛军以逸待劳,又有占有火器之利。就在这场战斗中,殿下他……”

“‘死了’。”拉塞尔(Russell)苦笑道,“激战途中,我中了一枚毒箭,从当下摔了下去。没了指挥,我军随即溃败。假使没有格鲁夫舍身救驾,我只怕早成灰了。可是这毒箭威力惊人。我尽管活了下来,却成了这副模样——”

她抬起左手,缓缓拉掉上边的手套。之后显露的,与其说是手掌,倒不如说是拥有手掌外形的遗骨。手指像是被猛兽啃过,只留下一层薄薄的、墨黑色的肌肤,质量有如树皮,将指骨牢牢地包裹起来,每一个指节都凸在外界,像是深冬时节的枯枝,仿佛一触即断。

“让您受惊了,小姐。”

Russell重新戴好手套,随后致歉道。不过希娅彰着还沉浸在刚刚的视觉冲击中腐败,只是很勉强地摇了舞狮。至于艾伦(Alan),此刻只想把刚刚喝下去的那个东西统统吐掉,若是能把刚刚这段欠好的记得一起吐掉就更好了。

“毒箭摧毁了自家的正规,把自身成为废人。可比起精神上的伤痛,这一点伤势又显得如此不值一提。我失败了,我辜负历代龙王的遗志,几乎断送了王国的前途。这场降临在伊斯塔岛上的地震更是惊人的奚落。王国幸存了下来,却只是因为……运气?”他干笑了几声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“可你还活着。”希娅道,“我的先生说过,活着就有梦想。”看他的表情,似乎还多少不太确定。

“希望?”

“对,希望。”希娅稍微思索了片刻道,“你还有时间。只要人体康复,你完全可以再来四遍。我深信,你势必可以做得到。”

“真心感谢您,希尔(Hill)维亚小姐。”Russell朝他点头致意,“有你的这句鼓励,我的心灵仿佛又扩充了几分勇气——不过在这在此之前,我还有一对事务要形成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公爵连着胸闷几声。“殿下,您真的打算说出那件事?”他显得很意外。

“我深信Hill维亚小姐。”拉塞尔(Russell)对她摆了摆手,随后转发希娅,“您没留意到啊?在本人的故事里,藏着一个不小的争执。”

这也能叫藏吧——Alan想着,差点就说溜了嘴。“您指的是相当……‘诈死’?”少女迟疑道,“是了,殿下您了然幸存了下来,可为什么还要秘而不宣?”

“因为一个麻烦启齿的由来,”Russell脸色变得阴沉,“我是身后中箭。”

“怎么会?”少女先是一愣,随后急速反应过来,“难道就是……内奸?”

罗素(Russell)点点头,继续讲述她的故事:“那是一名以来刚投入自己上面的骑士。年轻有为,深得自身的相信。这次出征,他作为自己的亲卫随侍左右,尽职尽责,我便放松了警惕。可就是如此一个人,却在群雄逐鹿中对我射出了毒箭。那支毒箭上蕴涵着强大的魔力,我几乎在中箭的刹那间就错过了发现。这叛徒还不放心,趁着自己落马的火候接近,试图给自家脖子再补上一刀。幸好我三叔的龙卫、同时也是帝国最忠实的骑兵格鲁夫及时动手,一击斩杀了叛徒,这才给自身留了一命。

“等自身清醒过来,这场战争已经终结快一年。原来在那场背叛发生后急速,伊斯塔地震的音讯便传来王都。叛军进退维谷,不得不急迅撤离。父王费尽心力稳定事势,同时起初调查这场刺杀的面目,结果却一无所获。为了从这一个隐身在暗处的仇敌手中保养自身,他潜在将自我送到维尔,拜托马汀公爵照顾,同时公开公布自己已经不治身亡。如此一来,那一个内奸便会放松警惕,说不定还会流露马脚。

“几年过去了,我的体力渐渐回复。与此同时,对这场刺杀的暗访也好不容易有了进展。就在几天前,公爵的间谍发现一批涂抹过和当年一样毒药的火器,随后联合追查,所无线索都指向天堂的一处山体。于是我说服马汀公爵,让自家带队一支精兵前往调查。”

这下故事接上了。“难道说……就是您以前涉嫌的城堡?”

“对,就是这里。”拉塞尔(Russell)一脸黯然地叹了口气,“抢先一半的新兵葬身在那里,剩下的人只好分别突围。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我意识身边已经没有其它亲卫的身影,自己的体力也到了巅峰。终于,我倒下了,身体变得冰凉,意识日益远去,直到我看看了这道光。”他面部热切地注视着希娅,“是您救了本人的命,希尔(Hill)维亚小姐。您就是自家的光。”

小姐显得有些腼腆。“我只是帮了好几小忙,还有Alan堂弟——”

“一点小忙,却得以挽救整个伦德瑞克。”公爵打断了她的话,视线似乎向着Alan又偏移了点滴,“如今风声动荡,王国其中暗流汹涌。若格拉斯殿下暴发不测,只怕再难有人能整治大局。”他站起身来,竟对着少女鞠了一躬,“向您致以我最义气的感恩戴德,Hill维亚小姐。”

“请不要这么……我受不起……”少女赶紧起身回礼。Alan趁机又偷吃了几块火腿肉,然后对面才安静下来。

“您对王国恩重如山。”公爵坐定后道,“我明白无论咋样的酬劳都不足以表明自己的谢意。但姑娘如若有哪些要求,请虽然告知,鄙人无不应承。”

希娅缓缓开口:“我从来不什么特别需要的……”

喂喂,你绝不自我要啊——Alan在旁边紧张地盯着,生怕对方透露什么错话。

“……但我不可以不立即到达望海城参加试炼。公爵大人,我听说您府上有一位法师。我盼望得到他的拉扯。”

“瓦伊斯大师是自身的参谋。”公爵点头道,“然则半个月前她因为私事外出,可能还索要几天才能回来。若小姐您不嫌弃,可以在此间暂住下来。”

“这我这几天就打扰了。”少女答应下来,接着又道,“还有一件事,公爵大人。”

“请说。”

“我想请你帮自己找一个人。”少女恳请比划出一个惊人,“是个男孩。他叫凯因·布雷(布雷(Bray))斯,个子大概这么高,黄色毛发,眼睛是藏棕色的……”她将凯因离家出走的事说了两次。

“我会立马派人去找。只要她身在山谷,就肯定能找得到。”公爵一口允诺下来,接着转向艾伦(Alan),“至于你,佣兵——”

Alan赶紧把伸向烤鸡的手指缩回来,在裤腿上用力蹭了蹭,“大人,您找我?”

“我不会亏待任何有功于王国的人。”公爵朝她发泄一个很微妙的笑脸,“但有些事,不需要自己多加提示,对吗?”

也就是保密咯?“如你所愿,大人。”Alan赶紧答道。

“很好。”

公爵在桌面上轻轻敲了敲,随后管家走了进来。“准备两间客房给客人们休息。回头带这佣兵去金库取五十欧仑,作为报酬。”他简短地吩咐道。

五十欧仑?

艾伦(Alan)乐坏了。“公爵大人,你可真有钱……哦,我是说,您真慷慨!”他迫不及待改口道。

“要新铸的钱,用油纸包好。”公爵对管家使了个眼神,将他打发走,回头望向希娅,“希尔(Hill)维亚小姐,夜色已深,请先用餐吧。等您回复体力,我再带您到本人的园林里出色游玩一番,您相对会事与愿违的。”

少女点了点头。

继而便是愉悦的进食时间。艾伦(Alan)虽说早已偷吃了个半饱,但依旧很努力地将前方的食物清理一空。反正公爵又不会在意,何苦亏待协调?

酒宴在一个钟头后竣工。几个人在仆人的引领下分别回房休息。Alan的住处跟希娅不在一块——这倒不意外——可当他发现这仆人带着团结走进一条阴深狭窄的过道时,却没办法再持续淡定下去。

“我说,公爵大人就在这种地点接待客人?”他左右望了望,总觉得这种环境跟客房扯不上咋样关系。

这仆人停下脚步,转过身来。“我们先去金库。”他用干巴巴的嗓音道。

“金库?”艾伦(Alan)松了口气,原来如此,“公爵大人还真是——”

“砰!”

佣兵眼前一黑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